一周的努力後,有人介紹我一位在聖母院附近在找租客的法國房東,我有驚訝到~ 這可是調查中巴黎人最夢寐以求住的地方前三名,一出來兩邊被塞納河包圍,非常優美的小巷,一定很多人有興趣。

我想說第一次聯絡還是用e-mail比較慎重,於是寫了封很有誠意的e-mail給房東。

沒想到左等右等,晚上我興奮地看到她的名字出現在我的收件夾,一點進去:「您好,早上已經有人來看房,當場租掉了。祝您好運。」

蝦米 ! 短短三句話讓我一整天的興奮心情,瞬間澆熄了。

我才驚覺巴黎的搶房速度真是驚人,動作要非常快,而且盡量要找到可以讓我獨家exclusive的房東才行。

要是以前的我可能摸摸鼻子回信跟她道謝完就算了,然後以法國人能省一事則省一事的態度,應該她也不會回我信。我念頭一轉:「在這個地段有房子出租的房東應該不是普通人物,或許她還有別的房子出租 ?」既然決定要做下去,我就要有不放棄的決心,對我來說,不放棄是一種「過程中的細微動作都不能放棄的態度」。

我拿起電話打給房東,聊了一會兒,她說在島上還有一間房子要出租,她很欣賞我做事的態度,所以將只讓我去找租客。

我學到了「打電話」的重要性,沒打這通電話,我就不會有這個第一個案子。比起e-mail,「打電話可以得到更多的信任和資訊」。

後來,果然吸引了好多女孩打電話給我。當場看房時,那些女孩紛紛閃爍著嚮往住在這裡的眼神,然後自我推薦,都希望能將房子租給她們。

可惜我只有一個套房,只能租給其中一個女孩,她興喜若狂地跟我說:「畢竟我只待巴黎一年,所以我堅持要住在我最喜歡的區,還有夢想中的巴黎小窩裡,可是非常難找,就算找到了,法國房東也不租給我,只因我是外國人。今天我終於租到了!  我真的太高興了  !」

離開套房時,我坐在島上的塞納河畔,心裡有莫名的感動:沒想到我做的事情可以滿足一些人的巴黎小窩夢,這對我來說很有意義,而不是只是工作為了賺生活費的感覺。真的,踏出去那一步最難,但一旦踏出去,就如滑雪般,當我乘纜車上去後,只能滑下去了,就是這樣才能鞭策自己一直go下去。

於是,我就繼續「下班副業人生」,實驗看看是不是我只是運氣好 ? 還是我可以繼續複製我的商業模式 ?

 

書摘 (高登) : #若要做一件事來改變你的現況,#那必須是完全不同的東西,因為你已經試過其他的作法,這些都不怎麼樣,對吧 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