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搭半小時的地鐵中,我的腦袋被轟炸著,不斷地想著:我一定要改變。我有一天要在家裡工作,我要想出去就出去,看得到白天,我要「自由」。於是我決定開始做改變。我知道我再繼續待在這裡,實在太浪費生命了。